http://www.la10duh.com

比特币他将目光投向家乡温州乐清市乐东村

  和所有新鲜事物一样,当比特币出现在中国的时候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接受。骨子里的温州人特质,让杨林科发现了蕴藏在比特币中的巨大商机

  2011年5月的一天,经营着汗蒸设备生意的杨林科打开电脑,映入眼帘的是朋友黄啸宇的QQ签名:“愿意了解bitcoin可以聊聊。”他多问了一句:“什么是bitcoin?”从此,他的人生和比特币密不可分

  那一年,杨林科26岁。在两年参军期满后,他选择了北漂经商,开过酒店,也卖过汗蒸设备。虽说经营状况不差,但面对奔涌而至的互联网浪潮,他也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在其中施展拳脚

  黄啸宇喜欢研究经济,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到比特币的人。当他得知可以从比特币交易中赚取手续费后,也想着把国外的模式复制过来。当时,位于日本东京的Mt.Gox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,承担着超过80%的比特币交易量

  在简单了解了比特币的运作机制后,杨林科觉得机会来了。他和黄啸宇合伙,投入了几万块钱,用一个月时间搭建起了国内第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——“比特币中国”。而“bitcoin”这个词的中文名,即今天我们所熟知的“比特币”,也是他们二人一同翻译的

  2011年6月9日,比特币中国上线,杨林科激动得一夜未眠。而在同一天,比特币也经历了诞生以来的首轮泡沫,价格由年初的1美元上涨至30美元。一些玩家蠢蠢欲动,而杨林科的平台,成为了其中很多人踏入币圈的起点

  然而,当时国内知道比特币的人还很有限,而仅仅一个月后的突然暴跌,也让市场对这个新鲜事物的前景异常迷茫。创办的前两年里,比特币中国长期亏损,每天仅能维持几百个币的交易量。杨林科不得不在经营平台的同时,继续着汗蒸设备的老本行

  2013年4月,比特币价格突破了100美元,与三年前首次公开交易时的市场价格0.03美元相比,实现了3000多倍的增长奇迹。当年11月底,比特币又一路攀升至1000美元,比特币中国的日交易量突破10万个比特币,一度占到全球交易量的80%

  “确实是感到这个东西太疯狂了,说实话是有点恐惧的。”杨林科回忆。那一年,比特币中国也得到了风险投资的青睐,从光速资本融资500万美元后,运营总部由北京搬至上海

  看见有利可图,越来越多的人蜂拥进入市场,竞争对手也出现了。火币网、OKCoin币行横空出世,抢占客户,让比特币交易所市场呈现出了三足鼎立的局面

  2013年12月5日,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,并要求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支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帐和提现,比特币价格应声大跌。2014年底,杨林科宣布退出比特币中国管理层

  2017年5月,ICO(首次代币发行)的火爆让杨林科决定复出。他联合老搭档黄啸宇搭建众筹平台,首发上线日,央行等七部委一纸对ICO的禁令,也将为数字货币提供交易、兑换、定价、信息中介等服务列为了禁止项

  一个月内,比特币中国就关停了所有交易业务,并在翌年2月将股权100%转让给了一家香港的投资基金。杨林科套现清仓,第二次淡出江湖。“当时确实有一些遗憾,你亲生养大的孩子,肯定想要继续和它一起。”

  今年1月初,杨林科又将比特币中国全权收购回来。这家世界排名已跌至33位的交易所,将转型为一家以区块链技术服务实体经济的企业

  如今的“中国比特币第一人”,在杭州经营着一家区块链基金公司。他将目光投向家乡温州乐清市乐东村,计划打造一个区块链特色村。“吃水不忘挖井人,我们在外面赚了点钱,还是想要去回报家乡。”

  据乐东村村委会主任林小璋介绍,全村2000多名村民中,半数人都接触过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技术,年龄集中在25-50岁

  村里的建设资金来源于区块链产业公司及知名人士的捐赠,形式都是数字货币,包括11个比特币和几十个以太币等

  但林小璋也坦言,相较于硬件和文化上的建设,村里在技术上的发展还很欠缺,因此目前还是结合当地的自然资源,开发区块链特色旅游。“也有人质疑过我们是搞噱头,但我们从来也没想过要发币什么的,完全是公益的。”

  走进乐东村,第一眼你便会看见一条横贯村子的河流,两岸修建了1000多米长的桥栏。桥栏灰色的石板上,刻着40多种与数字货币及区块链相关的图文内容。据林小璋介绍,该工程已经完成了60%,此外,一个区块链主题公园和展览馆也分别正在建设和规划当中

  “币圈一日,人间一年。”杨林科的八年沉浮史,正是比特币在中国的最好写照



相关推荐:

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